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中心 >
蚂蚁将更多转为提供技术支持的道路
2018-06-10 10:53 来源:濮阳新闻网
  2018年1月27日,蚂蚁金服对外表示,“按照相关监管办法,蚂蚁两家小贷公司的现有杠杆率超过地方金融办的要求,蚂蚁小贷制定了相应的新规落实方案,将通过增资、业务合作等多种手段,逐步降低杠杆率,确保在监管指导下完全达到要求。”
 
  《新金融琅琊榜》今年4月撰文称“蚂蚁借呗ABS发行量骤降八成”。文章根据厦门国金ABS数据库,2018年以来蚂蚁借呗ABS共发行3只产品总金额40亿元;而去年同期蚂蚁借呗ABS共发行8支产品,总金额196亿元。由此推算其降幅接近8成。
 
  此后蚂蚁金服走向推广联合贷款模式的路上,向金融机构开放。今年3月21日的“2018消费金融行业新趋势”论坛上,蚂蚁金服相关人士称,年将探索开放花呗、借呗业务,尝试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。2015年,中国人民银行同意芝麻信用与腾讯征信等8家机构试点个人征信业务;然而2017年4月这一进展被“画上句号”。随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联合这8家机构成立百行征信,8家机构的个人征信业务剥离并入百行征信。
 
  2017年火爆的“现金贷”和消费金融,将趣店等多家公司送上美股。动辄半年超过10亿的利润,让众多金融科技公司看到这门生意的诱惑之处。
 
  蚂蚁金服旗下消费金融业务主要为花呗、借呗,分别归属重庆蚂蚁小微小贷公司和重庆蚂蚁商诚小贷公司。
 
  据金融科技观察自媒体“新金融琅琊榜”早前报道,蚂蚁金服2017年税前利润达到132亿元,借呗和花呗业务居功至伟。
 
  公开数据显示,花呗为代表的蚂蚁小微小贷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0.2亿元,借呗为代表的蚂蚁商诚小贷在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44.93亿元。据估算,2017年蚂蚁金服消费金融业务净利润有望在80亿元左右,占其净利润比例达六成。
 
  不过,2017年底央行和银监会联合发布“现金贷”整顿新规,对“现金贷”业务进行整治。
 
  蚂蚁商诚注册地重庆颁布了《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监管暂行办法》,对网络小贷的杠杆率做出要求,网贷融资总额度不能超过资本净额的2.3倍。
 
  在这之前,重庆蚂蚁商诚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金为18.09亿元,但存量ABS余额超过1000亿元,杠杆率接近70倍。
 
  此后有支付宝用户反映,在未给出理由且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,自己的蚂蚁借呗账户被突然关闭。
 
  这被外界理解为,蚂蚁将更多转为提供技术支持的道路。
 
  监管政策收紧,余额宝分流转型“技术平台”
 
  6月6日起,余额宝转出到银行卡的快速到账(T+0日到账)额度将由每日限额5万元,调整为单日单户1万元。
 
  事实上,余额宝的调整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了。早在2017年5月27日,余额宝的基金管理人天弘基金将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上限调整为25万份(对应25万元);2017年8月14日又将余额宝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上限调整为10万份;而这一次,则是将单日提现额度从5万元将到1万元。
 
  今日,蚂蚁金服相关人员对寻找中国创客称,这并不代表余额宝在收缩,只是余额宝在控制规模,“余额宝的规模已经是全球第一了,现在考虑是在分流。”据介绍,从去年开始,余额宝主动采用了一系列限购限量的方式控制规模;今年5月,余额宝开始引入新基金“分流”,包括博时、中欧基金公司旗下的“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”、“中欧滚钱宝货币A”两只货币基金和华安基金旗下华安日日鑫货币A。
 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“分流”之后,一方面投资者购买余额宝没有了限额“抢购”的苦恼;另一方面,接入更多基金也为了化解整体风险。
 
  就在“分流”之前的4月27日,央行、银监会等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》,在打破刚性兑付,限制非标产品、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方面提出明确要求。余额宝作为一种货币基金,本身是风险较低的理财产品,也不承诺保本保收益,但给人形成的持续收益印象,未来会受影响吗?
 
 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称,控制风险则是今年金融监管的主基调,自去年11月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,不少互金平台就开始研究政策,将监管要求融入平台发展方向,“监管对货币基金提出了很多要求,包括控制单只基金的规模,不准捆绑性销售等,因此余额宝降低额度也就降低了流动性管理的风险。”
 
  他认为,余额宝“分流”之后,更像是一个“技术平台”,以自有的技术和流量支撑更多货币基金。
 
  剥离个人征信的芝麻征信也面临转型
 
  而被寄予厚望的芝麻信用,也因个人征信业务并入百行征信需要重新调整。
 
  个人征信,被认为是非常有前景的业务。然而此次百行征信成立,芝麻信用的个人征信业务只能面临业务转型。据报道,5月底蚂蚁金服调整了子公司芝麻信用的业务模式和高管团队,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已被调整到蚂蚁金服CEO办公室,芝麻信用改为班委制。
 
  图 / 视觉中国
 
  班委制是一种组织管理方式。2016年12月17日,蚂蚁金服曾宣布实行班委制,但阿里并没有对班委制做过多解读。通过名字可以分析出个大概,班委制更趋向于集体领导制。一位金融行业分析人士称,班委制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避免大规模人事调整带来的动荡感,其主要目的应该是激活组织架构和管理层的活力,往往是企业推行重大变革时的配套措施。这是否也预示着,芝麻信用将会进行一个转型调整呢?
 
  而2017年底,芝麻信用也曾宣布初期投入10亿元做信用免押,当时的芝麻信用负责人胡滔对媒体称,如果未来芝麻只能做一件事,那就是专注推动消灭押金。
 
  在薛洪言看来,这种情况下转型做大数据和风控成为一个方向,“芝麻信用前期积累了很多技术,包括信用免押等,转型做非个人征信领域的反欺诈、共享免押等都是一个出路,而这一方面更多需要技术投入。”
 
  这是全球最大独角兽蚂蚁金服的焦虑,从其此次融资主要用途能看出,逼近国内市场天花板的蚂蚁金服,已将目光重点转向海外市场拓展和科技护城河的加深。出海和技术创新,已经成为蚂蚁金服的当务之急。
(责任编辑:admin)